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夜莺与玫瑰

冰哥X沈九

人物略ooc,剧情有改变

沈九的窗前有一颗梧桐树,有只夜莺住在这棵树上,每天都鸣叫着。在别人的耳朵里,这是天籁之音。但沈九却万分讨厌这只鸟 恨不得它快点消失

“给我闭嘴!你这只畜生!”沈九微微发怒道 那只夜莺总是会继续叫着,像是在回答他的怒吼——可惜沈九是听不懂的。 而沈九不知道的是,这只鸟儿每到午夜时分便会化成一个俊美异常的男子,身着暗红色长袍,若不细细分辨,他便是和夜色混为一体的。而他总是会用他那对清冷的眸子,看着沈九的睡颜。

他叫洛冰河,他便是那只夜莺。

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要一直停在这棵梧桐树上,人们只知道,在洛冰河还是只雏鸟时,沈九曾经用热水泼了它一...

【薛晓】星辰

薛洋回头时,愣住了

那人一尘不染的雪白道袍在人群中格外显眼——是晓星尘。薛洋脚步顿住,看见了那人的笑容。

晓星尘面对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微微一笑

眼中似有万千颗璀璨星辰

可无一颗因他而闪烁。

拳头不自觉的握紧,薛洋转身离去。

既然这样,那就把星辰毁掉吧。

他这样想着,笑了,露出了虎牙——像一个就要迟到糖果的孩子。

之后,他做到了。

晓星尘的眼中,终是只剩下了黑暗。



突发奇想想到的如果有太太写过了请评论告诉我1551我会删除并道歉的1551
(瑟瑟发抖)
这么长时间没更新感觉真好,懒惰(你)

绵轩
是突然神经病产物
没有后续(keneng)

咸鱼巷二三事

  一,

  顾宁飞檐走壁着,抹去了唇边的血,眼前模糊

啧,早知道不该轻敌的,晕这怎么办………

走着走着,脚步一个不稳,跳进了一个院子。

  “谁?”一个声音响起,顾宁失去意识之前,只看见了一  抹浅蓝色的身影。

再醒来之时,一个女人坐在他身旁

“醒了?感觉怎么样?”

“……多谢姑娘了,在下顾宁。”

“我乃安心堂堂主,鲸落。醒了就好。”

顾宁心里一阵暖意,正要告别起身离去时,鲸落拉住顾宁

“哎——别走”

顾宁回头不解的望着鲸落

“把医药费付了再走。”

顾宁:…………呵,女人。

神经小段子hhh
是咸鱼巷的hhh

冰秋 愚人节

时间段是冰妹少年时期,还在竹舍的时候

沈清秋大清早被尚清华拦住,看见尚清华一脸正经的对着他说:

“瓜兄,我是个gay。”

沈清秋:?!?!?!!?

沈清秋不可思议的看着尚清华,尚清华见状笑弯了腰,拍着沈清秋的肩膀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瓜兄今天愚人节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沈清秋给了尚清华一个白眼,转身离去。路上边走边思索着,嗯……愚人节吗……要不要搞个恶作剧啥的……?

正想着,看见洛冰河在练武,脑中一个念头闪过,于是沈清秋清了清嗓子,洛冰河转头,刚刚练武,脸颊微红,看见沈清秋,瞬间开心起来,奔过去:“师尊!你来啦!”

沈清秋摇开了扇子,略无奈的看着洛...

冰九暗室play(下)
那啥,我终于更了(别打我)
p2是车,我垃圾开车不要介意1551
我不想更了我想撒泼1551
ooc我的错!!!对不起你们qaq

【睡美人】冰九
完全ooc
有的地方我直接抄的hhhh就记不住剧情
我神经病我有罪hhhh

以前,有个国王和王后一直没有孩子,他们非常难过。

有一天,王后正在河边散步,一条小鱼把头浮出水面对她说:“你的愿望就会实现了,不久你就会生下一个孩子的。”

过了一段时间,那条小鱼所预言的情况实现了,王后生下了一个非常漂亮的男孩,取名叫洛冰河。但王后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女儿,于是对外说是公主。

国王非常地开心,决定举行一个宴会。国王几乎邀请了所有的女巫师,让她们为他的女儿送来祝福。 国王的王国里有13个巫师,但他只有12个金盘子来招待她们,所以他只邀请了12个女巫师,有一个没有邀请。

宴会结束时,每个人...

小义父生日快乐!!!
和长庚要好好的!!!

霸道冰哥爱上我(九妹)

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吧我又来了哈哈哈哈

依然脑残到受不了的玛丽苏向哈哈哈


岳清源终于把沈清秋给劝了回来,边接过沈清秋的行李和书包边语重心长的说:“小九,他就是个傻子你不用理他,不要放在心上,来,我先带你去宿舍吧。”

沈清秋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生气了,生气了也这么可爱

岳清源看着沈清秋的样子,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在这漫天的樱花花瓣雨当中,显得格外好看。

后果就是女生又晕过去几个。

到了宿舍,岳清源十分自然的帮沈清秋把床铺铺好,沈清秋环视一圈,皱了下眉,问道:“我一个人住?”

岳清源放枕头的动作一顿

“小九,,,是想和别人一起住?”岳清源眯起了...

应该
是歇后语什么的

花城附体——怂

谢怜附体——扫把星

戚容附体——口味极差

想不出来了嘤
评论补充谢谢mua

霸道冰哥爱上我(九妹)

哈哈哈哈哈听名字你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文哈哈哈哈

不要打我哈哈哈哈我爱的深沉哈哈哈

现代向哦呵呵呵

不会写玛丽苏见谅嘤

——————————————————————


沈清秋踏入校园

他的脸上面无表情,但来来往往的同学都在小声说着:

“那个男生长得好帅啊!!!是新生吗!?”

“我的天哪看他的脸,皮肤真好啊啊啊啊!!!!”

“听说是学生会会长的弟弟!!!他真的好帅啊我的天!!!”

沈清秋听见学生会会长,回头看了那个女生一眼,顿时,校园刮来一阵微风,把树上的樱花花瓣吹落,下起了花雨

“谁来帮忙!!!医务室啊啊啊!!阿轩你要振作!!!!”

这时,一声鸣笛,一辆黑车缓缓停在校园...

【红线】薛晓
是糖
是糖
是糖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午后 阳光正好

薛洋懒洋洋的屋顶上,嘴里叼着根草,好生惬意。

“你在吗,又跑到哪里去了?”晓星尘从屋里走出,提着一个篮子,“一起去买菜吧。”

薛洋坐起来,低头看着这位眼盲的道长,笑了,露出虎牙,“来了,道长。”从屋顶跃下,落在了晓星尘旁边。

“又去屋顶了?都说了危险啊,你伤还没好透,乱跑。”晓星尘无奈的轻轻敲了一下他的头,薛洋也不恼,笑着凑近晓星尘,气息呼在晓星尘的耳廓上,晓星尘怕痒,笑了起来,微微推开他“别,好痒啊。对了,阿箐呢?” 薛洋撇了撇嘴,故作生气的说道:“道长管那小瞎子做什么,我陪在道长身边还不够?”晓星尘又被他逗笑,“阿箐也还...

过年回家,,,嗯,,(花怜)

抱歉各位,,,QAQ 没有灵感我要死了(瘫)
马上过年了你们回家要被长辈们问问题吧233
现代向(?)设定君吾和梅妈一对哈哈哈哈
如有雷同我的错(对不起)

1,
“师父我和三郎回来了,,,”谢怜推开门,身后跟着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花城
“仙乐回来了啊,,,这不是血雨探花么?”君吾穿着围裙在厨房里做着饭,听见声音回头看了看
“孩儿他妈,仙乐回来了!别打麻将了!!”
“知道了知道了!!!等我打完这一局!!……碰!” “…………”谢怜捂脸,转头对花城说:“三郎你不要介意,,先坐吧”
“听哥哥的。”花城看着谢怜一笑
谢怜耳朵红透  
“糟糕,糟糕”

2...

暗室play????

 洛冰河走到暗室,沈九听见了脚步声,睁开了一只眼,一看来人是洛冰河,头一扭,冷哼一声。暗室空间小,声音不大不小的正好传进了洛冰河的耳朵里,洛冰河脸色黯了几分,却还是笑着“一日不见,师尊想我了没有?”走过去扳着沈九的下巴,强迫他与自己对视。沈九被他的手劲扳的下巴有些疼,轻蔑的看着洛冰河“呵,谁会想你”洛冰河朝着沈九的唇又靠近了几分"我的后宫们一会儿不见我就都想得要死,只有师尊这般待我,弟子好生委屈“沈九看着洛冰河委屈的表情,又看着他眼中的轻佻,有些恼怒”小畜生你没事干就赶紧走“洛冰河一笑,贴上了沈九的唇

“怎么没事干,事不就在我眼前么”


wwww扩起来~

牡丹花下嘿嘿嘿的轩:o:

宣群!!!
佔Tag歉啦(´;ω;`)

门牌:657984979!

自从看了天官赐福之后我……

1.二话不说翻白眼

2.“我操了!?”

3.“谁跟你说的天官赐福,天官赐死啊”

4.看见蝴蝶就大喊花花

5.我厨艺见长,真的

6.特别喜欢往脖子上缠东西(?????)

7.“我要拯救苍生!”

8.拿个扇子一天到晚瞎晃悠“我有功德我不在乎”

9.食量渐大,真的

10.我中二病又犯了,救命

11.给自己编小辫(?????)

12.蜜汁喜欢红衣服

13.考试之前拜灵文小姐姐
    英语考试拜花城
    体育测试拜怜怜
    不收的试卷上永远写上“天官赐福百无...

【庚昀】兵不厌诈
(第一次写庚昀同人ooc对不起……)
(瑟瑟发抖)

顾帅和长庚有个约定:

一定要给一个早安吻,吻哪儿都行,但是必须得给
这天,朝务繁忙,顾昀还没醒,皇上就去御书房了。
顾昀悠悠地醒来时,他家心肝儿已经不在身边了。顾昀皱了皱眉,强撑着自己下了床,洗漱时看向铜镜里的自己

…………

说好的让他来的呢!??这脖子是!?!?!?

我们的顾大帅心有不甘,于是洗漱好就出门找长庚去了。

门口站的两个婢女连忙说道:“皇上在御书房。”顾昀微微点了点头,疾步走去。

到了御书房,顾昀把宫人都撤下去,自己进了御书房。这边门才开,长庚连头也没抬就说道:“子熹醒了?怎的不再多睡会儿?”

顾昀绕到长...

【花怜】花怜的神助攻(们)
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是剧情很鬼畜哈哈哈哈哈
咳嗯,正文在下面

天庭——
师青玄:“哎哎哎,太子殿下,你们家那位血雨探花怎么样啊?”

谢怜:“啊……三郎啊(浅浅一笑)三郎特别好。”

师青玄:“哪里都还?就没个缺点啥的???”

谢怜:“嗯,三郎哪里都好。”

裴茗:“(突然冒出)哪~里~都~好~?”

谢怜:“嗯……嗯?!(突然脸红)不是,我我我,我那什么……我不是……我我我……他……”

师青玄:“(八卦)哎哎哎,那血雨探花到底好不好啊?”

谢怜:“(脸红)三郎他,他,他不……”

灵文:“(路过)太子殿下先看看身后吧(笑)”

谢怜:“(回头)……三,三郎?!”...

【冰九】重新恋爱5
巨ooc朋友们!!!

穿上袍子,沈九又认识到一个问题:

他还是不会系腰带
沈九看向采蝶时,采蝶已经退到了门口,生怕碰着他似的。沈九嘴角抽了抽:他身上是有什么东西吗躲着么远!

采蝶说了句“奴婢先行告退”也没等沈九做出反应,潇洒离去。

沈九:???这是干嘛???

沈九走到屏风后面,本想好好研究一下这腰带怎么系,门吱呀一响,沈九没有回头,皱皱眉:“采蝶你又回来做什么。”

不料来人不是采蝶,而是洛冰河,笑着端着一碗粥近来,听见沈九张口就叫采蝶,心中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洛冰河脸上的笑意深了几分,眼神也冷了几分。
“师尊,在更衣吗”听见这声音,沈九拉腰带的手顿了一下。“师尊,弟子...

杀破狼真的特别好看我不行了我要死在这里了
救命救命救命小义父你怎么可以这么好啊我的天
啊我不行了我要三刷
(被杀破狼蒙蔽了双眼,以至于我不想更新)
可能要被打???

【冰九】重新恋爱(4)

哦哈哈哈哈哈哈我又回来了!人物依然ooc(笑)

“不行!”沈九脱口而出

让这人给自己穿衣服确定不是越穿越少吗?!

洛冰河的脸立马黑了几分,一旁的采蝶暗自在心里吐槽:这新来的娘娘怕是有点儿傻。

洛冰河凑近沈九,一脸委屈的说:“师尊就这么讨厌徒儿吗,徒儿哪里做的惹师尊生气了?”虽说是一脸委屈,但语气里丝毫没有感情,冰冷。沈九忽的就想起来当年洛冰河刚刚来到清静峰的时候,那一杯茶,明明当初洛冰河也什么都没做错,但还是……

沈九想到一半,身上的衣服就被人撕开。跳过了解腰带这一尴尬的环节。沈九惊呼:“小畜生你把衣袍撕了我穿什么!”洛冰河冷笑:“师尊不是不喜穿花?撕了更好。反正是我的衣服,撕这一件...

最近没更我很抱歉(鞠躬)
这段时间要考试
寒假我可能会高产(哎嘿)
cp多,都更2333
最近脑洞止不住
反正都是秀秀的儿子们啦

抱歉……我今天精神恍惚,没来及码文,发个番外补偿你们一下……
过几天可能也更不了了,情绪比较不稳定(已经开始自虐了来着……)
非常抱歉各位……等我情绪好一些再接着更……
人物略微ooc抱歉……

【冰九】重新恋爱(3)
沈九被洛冰河抱进寝殿时大脑一片空白

等被人放到床上了才想起来挣扎这回事,还没蹬两下脚,就被面前这个男人给吻的身体发软,要缺氧了。
洛冰河的手也不安分,一双大手向下探着,隔着薄薄的两件衣服摸来摸去,等摸向腰带时洛冰河手指轻轻一勾

腰带没开

再勾

依然没开

洛冰河离开沈九的唇,盯着沈九的腰带看,沈九本来没有一点力气,感受到对方勾自己腰带勾两次都没开,竟然嘴角上扬,然后又立马回复严肃的样子。

洛冰河吼道:“采蝶!他的腰带怎么回事!?”“回尊上,奴婢谨记尊上的话‘他你碰都不要碰。’”“……”

他说过吗?好像是说过。

洛冰河青筋暴起,但什么也没说。沈九虽然两腿分在在洛...

他说风雨中这点刀子算什么
擦干泪
不要问
至少我们还有车
天官赐福终于啊啊啊啊啊啊啊
出来了!!!!嗷嗷嗷嗷嗷嗷!

【冰九】重新恋爱(2)
于是我们亲爱的小九同学在几分钟后终于意识到一个问题
他手上的捆仙索还没解开???
衣冠凌乱,神色迷离,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真是丢死峰主的脸了,沈九如是想着。
过一会儿,一个婢女走了进来,低着头对沈九说:
“沈峰主,尊上让我照顾您的起居 以后您就住这儿了,哪儿也不要去。”
说完自觉上前解开了沈九的捆仙索,单膝跪下,双手捧着一套衣服举过头顶“沈峰主更衣。”
沈九拿起衣裳,啧了一声,他明明知道自己不喜花纹多的衣裳,还偏要给他这样一件花里胡哨的衣袍。
沈九正打算让她帮自己更衣,谁料那婢女自己退下,说:“沈峰主请自行更衣,尊上叫我不得帮您更衣沐浴。”
沈九:??????
沈九自己穿上了衣袍,却不会系...

我试试吧……
hmmmmmm
渣笔,怕翻车……(虽然已经翻过一次了……)

【薛晓】猜
晓星尘已经睡下,忽然听见门板吱呀作响,一个人进了他的房间
“谁?”晓星尘问道
“道长。”黑暗中的那人回应道
“哦,是你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晓星尘坐了起来,准备点灯,却被那人拉住手
“别点……我不用灯也能看见。”
“哦好,怎么了吗?”
“道长,我睡不着,我们来做个游戏吧。”
“什么游戏?”
薛洋脱下自己的衣服,虎牙露了出来,笑着说
“道长猜猜,我在干什么?”薛洋故意俯在晓星尘的耳边,说话喷洒出的热气全部扑在晓星尘耳上
晓星尘刚刚听见衣带散落的声音,脸红了,支支吾吾的说:
“你……别闹,快把衣服穿上……”晓星尘想要推开薛洋,不料薛洋竟然开始解他的衣带,晓星尘倒吸一口凉气,刚想说话便被薛洋堵住了唇。薛洋手上...

【在下名叫蓝雨轩】(1)
大概就是我传到了姑苏蓝氏然后被一群人喂狗粮的故事???_(:з」∠)_

“叩叩叩……”
我翻了个身,嘴里嘟囔“谁啊……”
问外那人轻声说道“蓝雨轩师妹,我是蓝思追。今天要去见先生,戴抹额啊。”
呵,蓝思追就能叫我起床了?愚蠢
……
……
等等,
蓝思追!?!!?
我猛地从床上坐起,看见枕边放的整整齐齐的蓝氏校服,环顾四周,这是……姑苏蓝氏学生宿舍????
“师妹?起了吗?再不起可要晚了时间,先生要生气的。要抄家规的……”蓝思追在外面喊道。
“啊那个蓝思追师兄我这就起来了!”我回应道。
等等,这是我的声音?
哎,我不叫蓝雨轩啊???
我一把抓起铜镜,模模糊糊的看出自己确实换了个人样,嗯……这妹子...

【冰九】重新恋爱(1)
你看着名字就知道了这不是个虐文!!!

沈九不知道自己对洛冰河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
他不想知道,更不敢知道。他怕自己知道自已有那种感情,再被谁说出来后,全世界的人都会嘲笑自己——他已经不想再体验那种滋味了。
沈九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洛冰河做成人棍,钻心的疼痛让他发出了惨叫声,听上去就令人头皮发麻。沈九不停的想着:我错了?凭什么是我错了?!我凭什么要好好对你们?!谁来心疼我啊!?难道我好好对你们了你们就会善待我吗?!沈九一遍遍想着,又一遍遍否认自己: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会有人善待我的!!!我是恶人啊……谁会心疼我啊……
但在永远陷入黑暗之前,沈九脑海里剩下的唯一一个想...

1 / 2

© 柳败残花 | Powered by LOFTER